租房的日子

在大连

2010年7月底。毕业之后第一份工作落在了大连,就带着所有的行李去了那里。有高中时候的用的被子,记得好像是大姐买给我爹妈的,质量还不错,爹妈舍不得盖,后来就拿给我这个宝贝儿子了。刚毕业的大学生时候好像大部分都是继续用大学时候发的被子、褥子,我的毕业的时候懒得拿回家,就都扔了,确实质量也不咋地。还有老妈高中时给定做的羊毛防潮的垫子,很不错的。还有大姐给的一个破被子,我拿来当了褥子用,铺在下面也很舒服。到大连之后,又去市场买的床单被罩。

大连的房子是跟一家三口人那里租的,一对夫妻和他们的小女儿,小女孩很可爱。我住的是他们原来女儿住的次卧,可能是为了多点收入吧,才把房子租出来,其实也挺不容易的。他们一家人都很好,记得有一次晚饭他们吃饺子,还分给了我一盘,我吃的很香。因为当时最常吃的就是泡面,也没有多余的钱经常出去下馆子。毕竟每个月2k的工资,只够勉强生活。印象中,在那从来都没有做过饭,好像跟他们签合同的时候,自己就说过我不做饭。至今仍然让我怀念的就是,小区楼下每天上班路过的菜市场的红枣糕和大油条。油条又长又脆,油条跟豆浆真的是绝配。

房租每个月400,水电全免,上网也不花钱。卫生间不能洗澡,好像是坏了。洗澡就去大众浴池,泡泡热水澡也挺舒服的。我好像只住了4个月,正好就交了2000块钱,押一付三。好像这钱都是爹妈给的,一直到离开大连,都没有什么存款。决定离开大连去北京的前一个月,我跟女主人说自己不打算再续租了,能不能把押金当做这个月的房租,她说可以。

半地下室

2010年11月底。当时离开大连的时候真的没有太多不舍,以为来到北京就会有很好的生活,因为赚钱的会多一些嘛。还有大学同学几乎都在北京,也有个照应。刚到北京有俩个同学来接我,他们帮我拿了行李,一起打地铁来到了一个叫“西二旗”的地方。那里有很多的单间公寓出租,到处尘土飞扬,破破烂烂。很难让我相信真的来到了北京,感觉还不如大连曾经呆过的地方。

有俩个同学住的地方就是这里,进到屋里,一点光都没有。虽然不是在地下,但是由于这个房子跟前面的房子离得太近。大中午12点,屋里跟晚上差不多。而且没有暖气,我去的时候是11月底,在家的时候,基本都是裹在被子里。窗户虽然不透光,但是透风。我们还认真的把窗户的缝隙用胶带封了一遍,虽然并没什么乱用。最难受的是晚上睡觉,三个大老爷们挤在一张床上,虽然不搞基,但是不太好翻身。辛好他俩都挺瘦的。。。现在想想,咱也在北京住过(半)地下室,也算是北漂过了吧。

这样的日子大概过了一个月,我找到了工作,然后又辞了工作,然后就回家过年了,这段经历以后在具体写写。来年,我自己租了一个能见到太阳光的小单间公寓,依然是用爹妈给的钱。他俩也换了地方,租了一个有上下铺的小单间公寓,从此我们三个好像就再也没在一张床睡过觉。不过我们也都还住在西二旗,住的也挺近的。

俩居室

2011年初,又有一个同学从苏州来到北京工作,我们有了一起租个两居室的计划。毕竟4个人一起分担房费,跟自己住单间公寓也差不多。而且过了年,大家或者涨了工资,或者换了工作加了薪。手头也宽裕了些,为什么不住的好一点呢。最终,我们第一次通过我爱我家找到了房子,第一次很不情愿的交了中介费。房子真的很不错,一对小夫妻新装修的婚房。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就不住了,难道离婚了?忘了哪个同学说的来着,呵呵。

我最喜欢的就是卫生间,很宽敞。有浴霸、有热水,冬天洗澡再也不怕冷了。马桶也很舒服,经常坐在马桶上看书,好多次腿都麻了,才舍得出来。还经常一起做晚饭,一人炒一个菜,就能弄一桌。一起打牌,一起看电视,那段时间可能是在北京过的最逍遥的日子了吧。

再后来,陆陆续续来北京好多同学。研究生同学提前一年出来实习,我们那套俩居室就成了我们班在北京的根据地。最多的时候可能住了10几个人吧,客厅沙发都睡了人。由于人太多,另外一个同学跟我就决定搬出去住了。

石佛营西里

我们找的房子在东四环边上的小区,叫“石佛营西里”。好像挣的钱多了一点之后,我们就开始考虑上班距离和住房环境两个问题了。以前可能有个睡觉的地方就好了,人的欲望真的是一点点在变大。我在东直门上班,同学公司在呼家楼。公司都是在北京东边,我们觉得东四环的位置还是可以的。

时间带盖是在2011年的下半年。在那里是跟一个女二房东一起租的三居室,我们同学俩租的主卧,二房东跟另外一个人住在次卧。后来我们才知道,原来二房东把房子整租到手之后,如果能够快速的转租出去,是有免费不花钱住房子的可能的。我们其他俩户加起来的房租差不多就是整租的价格了。

我还让同学陪着我一起到宜家去买了个沙发床,反正挺舒服的。当时想的是,“我在北京不能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房子,难道还不能有个自己的床吗?”

北苑六号院

石佛营大概只住了半年,因为又有个同学要来北京,而且是带着女朋友一起来。所以我们打算跟另外一个同学一起,五个人租一个三居室。综合考虑我们的上班距离,最终我们找到了一个在北苑的三居室。

这次搬家我们第一次雇了一个面包车,花了好像180大洋。因为终于有了个大件儿 -- 我的宜家床。

鑫兆雅园

2012年10月。开始跟女朋友同居生活,终于不用在搂着男人睡觉了。这次也是下了血本,花了我几乎有所有的积蓄付了押一付三的房租。这是一套一室一厅的房子,不到60平。对于俩个人住来说,足够宽敞,装修也不错。房租一个月3300,要知道我之前在北苑一个月只需要付600的房租啊。

是的!为了女朋友,我抛弃了我的同学们,也抛弃了我的宜家床,搬走它实在是太不方便了。我转手卖给了我的一个同学,后来这个同学可能又转手卖个了另一个同学,不过这个床现在还在北苑。每次去北苑串门,看到那张床,都感慨万分,因为那张床曾经某种程度上象征着我在北京的家。

俩个人的生活还是很惬意的,从新买了各种生活用品、枕头、被子、锅碗瓢盆。因为女朋友是朝鲜族,习惯到家就上炕,还在地上铺满了泡沫垫,上面又铺了一层地板革。家当也越来越多,搬家时一辆面包车才装下了我们所有的东西。

马家堡西里

2013年10月。一年之后,我们决定搬家。因为我们俩觉得房租有点贵,而且她上班坐地铁也不方便。她们公司有班车,就研究了一下距离班车点近的地方。最后找到了马家堡的一套房子。

是一个老小区,为什么说老呢?一个是因为房子老,再一个因为小区里面老头、老太太很多。但是好像是因为老小区,生活非常便利。附近有俩个大超市,首地大峡谷有沃尔玛,角门西那里有个美廉美。小区后面就是博爱医院,虽然没去过几次医院。最好的地方,就是有个非常大的菜市场,什么都有的卖!!!而且超级便宜!!!而且有大油条!!!跟大连的油条有一拼,又长又脆。哎呀,写的都流口水了~

在这里我们安排了双方父母见面,谈婚论嫁。突然想起来租房签合同的时候,房东田姐还说,租她房子的上一对小情侣最后都挺好,都结婚在一起了,而且在马家堡附近的某个小区买了自己的房子。我们俩也是在那住的时候,买的房子,领的结婚证。2014年10月10号,虽然领证那天早上还没计划那天去领证,结果阴差阳错选了那天,十全十美,真的很好。

中海城

2015年3月,我们又搬家了。中海城136号院,到目前为止,感觉物业管理最好的小区。之前确实没住过比较好的地方,而且小地方出来的农村人,没见过世面。现在就希望将来自己的房子物业能到这种水平就很知足了。

芳星园三区

应该是最后一次租房了吧,媳妇怀孕了,租了一个俩居室。原本是打算把她妈妈接过来照顾她的,不过现在看来得把我老妈弄过来伺候她了。希望一切都好。自己卖的房子也快下来了,装修完明年应该就能住了。

从大连到北京,从地下到地上。倒不是说自己受过多少罪,即使就是当时住在潮湿的半地下的时候也并没有觉得有多苦。因为有同学在,也是乐在其中。现在有老婆在身边,也很好。将来还会有孩子,以后有条件再把爹妈接过来。生活终究会越来越好吧,希望所有身边的人都健康。老婆怀孕好像特别爱睡觉,刚到9点就困的不行。

还有,当初大连时的行李现在还在。

--------------
2016年4月23日 01点12分
天津